当前位置: 首页 > 哪里买女用春药 > 7岁男孩“蛊毒”

7岁男孩“蛊毒”


地图标题 / 2020-05-03

  肚子疼痛难忍,不时呕出蠕动的黑色毛虫……今年6月份,贵州7岁的小豪开始遭遇这场可怕的梦魇。生活在贵州,听多了苗族传说的孩子家长认为,自己的孩子是中了传说中的“蛊(gǔ)毒”。时隔4个月,小豪所“中”的黑色毛虫“蛊毒”,近日在北京专家会诊后终于被揭开了神秘面纱。

  6月24日,贵州省贵阳市妇幼保健院接诊了一例奇特病例。7岁男孩小豪从上半年开始经常出现腹痛症状,6月下旬腹痛更加厉害,家长本以为是肠胃疾病,却不料一日孩子腹痛难忍、上吐下泻后,排出的吐物和泻物中,竟有五六只还在蠕动的黑色“毛毛虫”。

  小豪家所在的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者密镇六硐村,是个毛南族的世居地。听惯了毛南族和苗族的“蛊毒”传说,小豪的父亲陈先生相信,这前所未见的黑色活虫,像极了传说中的“蛊虫”模样。

  接诊小豪的妇幼保健院儿童消化科主治医师罗娜并不这样认为。虽然从医多年的罗娜也从未见过黑色而且是活的虫体,消化道、口腔、耳鼻喉等位置也均没有找到虫子的寄生位置,但她坚信,这绝不是蛊毒,一定能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判断。

  9月2日,陈先生一家到达北京,首先前往北京友谊医院热带病研究所就诊。专家诊断小豪体内的这种黑色毛虫并非是传统的寄生虫,在这里无法进行治疗。

  离开北京友谊医院的小豪,腹中仍是疼痛不已,偶尔还能感觉到有虫子在肚里爬行蠕动——不时还能呕出几条。连权威机构都治不了的病,本来抱有很大期望的陈先生一时不知所措。多方求医探寻无果之后,一家人无奈之下向北京市卫生计生热线求助。

  小豪的病情引起了北京市卫计委医政医管处副处长刘颖的注意,在她的协助下,9月12日,小豪进入首都儿研所附属儿童医院消化内科进行诊治。消化内科的专家此前也未见过这样的小黑虫,为了进一步诊断,专家为小豪进行了胃镜和肠镜检查胃和结直肠,又动用了胶囊内镜检查小肠,遗憾的是检查并没有发现。

  一时的困境并没有让关注小豪的专家们停下脚步,在刘颖和儿研所医务处长王菲的牵线下,儿研所消化内科主任钟雪梅、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宋蕊、北京友谊医院主任医师邹洋等专家,进行了多次跨医院、跨专业的联合会诊。在对孩子进行进一步诊断、对黑虫进行进一步检验分析之后,专家们一致认为,小豪排出的毛虫不是临床上可以看到的寄生虫,需要进一步寻找研究动物、昆虫的专家。

  儿研所辗转联系到疾控中心曾小芃副主任和科学研究院吴绍强博士,两位专家又推荐中国农业大学兽医系索勋、才万志、杨定教授团队一同会诊。

  专家在经过显微镜仔细辨认观察后,初步认定小豪体内排出的黑色毛虫是厕蝇的幼虫。专家推断,小豪可能误食了活跃在动物排泄物附近的“厕蝇”的虫卵,导致厕蝇在消化道内孵化。果然,在小豪远在贵州的家附近的牛粪堆中,他的亲戚找出了很多这样的黑色毛虫。

  确认了虫子的身份,一家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专家们开始商讨小豪的用药问题。这种厕蝇的寄生在动物中比较普遍,但出现在的案例屈指可数,国内几乎没有药物。首都儿研所消化内科的钟雪梅主任,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之后,终于在一篇国际文献中发现一位50岁的美国女性的尿道中发现这种黑色的厕蝇幼虫。

  在各位专家的协力帮助下,10月2日,小豪终于吃到了产自印度的驱虫药。服药之后,小豪再没有排出可怕的黑色毛虫。钟雪梅叮嘱陈先生夫妇,小豪回家后还需要进一步的密切观察,相隔三周之后还需再次服药。在第一次吐出虫子后的第四个月,陈先生一家终于能安心回家了。

  “古老的迷雾,苗疆的传说。神秘的昆虫,群山的深处。负心人谁不害怕,情人种的蛊”,《情蛊》的歌词唱出了很多人对“蛊”的神秘想象。钟雪梅表示,“对于‘蛊毒’,我并没有太多研究。但我相信,只要相信医学,相信科学,‘蛊毒’的,就并不难解。”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