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哪里买女用春药 > 今日话题:何以在中国大行其道

今日话题:何以在中国大行其道


地图标题 / 2020-04-29

  近日,黑龙江桦南县孕妇为夫猎艳的案件广受关注,该孕妇能得手,有赖于使用了一种。事实上,这种已经在中国造成累累恶果,甚至殃及周边……

  就在前天,香港警方抓获了一名赴港送“货”的内地男子,缴获10瓶水、1瓶疑似的药物及4瓶可疑药丸,总值约2400港元。

  这些到底为何物呢?大体上不外乎这三种:1、仑(又名、,俗称、蒙汗药、药;固体);2、氟硝西泮(又名氟硝安定,英文名FM2、Rohypnol,俗称约会药、诱奸片;固体);3、γ-羟基丁酸(英文名GHB,俗称G水、失忆水、快活液、fing霸、乖乖水、听话水;液体)。

  这三种药物都是精神类药物,仑和γ-羟基丁酸属于我国第一类精神药品品种;氟硝西泮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品种。但这些药物如果不用于医疗,则被称为新型毒品或合成毒品(相对于海洛因、鸦片这些天然的、老类型毒品)。

  这三类药物都有催眠、镇静的作用。仑能让人在10分钟左右快速昏迷,且昏迷时间长,临床用于强效催眠。氟硝西泮不仅可以催眠,还被用于手术前镇静,并且能干扰人的记忆,让人忘记服药后发生的事情,这一功效有利于减少术中知晓的发生(所谓术中知晓,是指被的病人虽然意识清醒,但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样一种状态常使人感到严重的恐惧,可留下精神创伤,因此需要尽力避免)。γ-羟基丁酸的作用和氟硝西泮类似,还可增强性欲。

  由于氟硝西泮易溶于酒精,且溶入后无色无味,所以很容易在娱乐场合被使用。又因为可使人失忆,所以一些售卖者干脆以“后对方都无法举证”为卖点。γ-羟基丁酸是无色无味的液体,更容易被利用,而且γ-羟基丁酸在中只能停留6-12个小时,所以取证很难。

  有的用品商店里,把分为和。主要就是指上述三种类型。则是指那种兴奋药物,可以让人放松防线、“意乱情迷”,如K粉()和(苯丙胺类药物)。这类药物虽然不能使人昏迷,但是也会使人失去一定的自控力。

  为夫猎艳的孕妇,使用的正是网购的仑。实际上使用仑作恶的案件不胜枚举,且持续了多年。如2003年,重庆无业人员张某等3人,对少女小青(化名)酒肉招待。小青喝下“可乐”立即昏迷。原来,可乐瓶被张某等人放入仑。小青被麻翻后,张某等人将小青,并抢走手机等。2010年,青岛25岁男子周某将一名女网友骗至黄岛一家饭店,趁女网友上洗手间之际将从网上购买的倒进水杯,随后将神志不清的女网友带至附近宾馆,对其并拍摄裸照后逃离现场。次日清晨,这名女网友被发现死在宾馆内。去年10月,招远市一名懒汉刘某自称“日本商人”,诱骗女大学毕业生邓某见面,并请邓某喝了杯加仑的饮料,药效发作后刘某与邓某发生性关系,后杀害邓某。警方调查发现,刘某竟然用诱骗加使用仑的手段与大量女子发生性关系,并盗走她们的财物。

  使用γ-羟基丁酸等的也不在少数。去年9月,中山市一男子用“陌陌”邀约女网友,见面后用瓶装GHB混入凉茶将其迷倒。2011年4月,鄂州一男子招嫖,用网购的瓶装GHB混入饮料将前来的女迷倒,发生关系后还抢走该女黄金项链及手机。

  据港媒去年报道,近年香港警方虽然加紧扫荡水,表面上香港的水卖家大减,其实水正源源不绝从速递到港。内地网站疯售水,直接上淘宝订货,一般两、三日就速递上门。前天港警的抓捕行动,正是源于港警发现网站上有人兜售药,于是假扮买家引送货男子上钩。

  据媒体报道,中国产药在东南亚国家大行其道,老挝几乎所有城市都能买到。记者与药卖家联系,对方透露向美国、日本等地都有发货业务。

  另外,中国正成为新型毒品原料流出国。2010年,英国希思罗机场的海关官员没收了一大批来自中国的白色粉末,标签上写的是“葡萄糖”,实际上却是精神类药物甲卡西酮;2011年,墨西哥海军在8个月内缴获300多吨用于制造可卡因、和等合成毒品的化学原料,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美国不少的新型毒品制造者也称他们的原材料大部分都是从中国来的,他们可以从商贸网站上轻易地搜索到供货信息。

  媒体时不时的对售卖乱象有曝光,其中不只一次提到淘宝这样的大网站上就能买到。那么现在情况如何呢?答案是,售卖的网页仍能找到,如下面的截图,不仅售卖信息赤裸,而且还有买家附上的使用心得。

  至于那些专门或者不专门售卖的小网站,就多如牛毛了。据说这些网站背后往往对应着实体店通常是那些售卖用品的商店。记者本月5日走访了乌鲁木齐部分保健品店,一家店主在记者遮遮掩掩的咨询下,干脆的回答道:“你不是要买的,是要来买‘’的吧?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早说买‘’,我就不费那么多口舌给你推销了。”随后拿出一瓶仑,嘱咐道“无色无味的,放心吧,只要将药片放进水中立即就会溶化,根本发现不了,到时候用的话最好放到酒中,效果会更好,2至3分钟,就昏昏沉沉,之后对方便毫无还手之力,1到2个小时根本不会清醒的。”2010年9月也有记者走访了青岛的用品店,一位老板娘推销道:“药片稍微便宜一些,但药片容易被发现,不推荐你购买 。药水的话比较容易下手,随便放进饮料或酒中就可以……保证人服用之后在5分钟内就睡着,进入深度睡眠状态,任凭别人做什么都不能反抗,而且醒来之后迷迷糊糊的,也不可能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药效能持续三四个小时。”

  更有甚者,在2011年深圳性文化节上,一种名为“粉”的快速被放在一家展台最显眼的位置,商家毫不掩饰地在向人们推销。

  如此之多的药,是从哪里来的呢?以仑为例可以说明问题。市面上销售的仑,大概有三种:第一种标注是“香港彼得药业生产”,实际来自地下作坊,因为根本没有“香港彼得药业”这样一家企业。第二种标注“吉林制药生产”,实乃2005年从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流出。该公司本是有资质的生产仑的企业,但2005年的一次抽查就发现该公司部分销售人员将150多万片仑卖给非法渠道。第三种标注“恩华药业生产”,恩华药业至今仍是有资质的生产仑的企业,也是中国仑药物主要供货商,其产品仍能大量出现在非法销售渠道上,说明精神类药物的销售仍漏洞重重。

  事实上,尽管2005年吉林制药非法售卖仑被当作重点督办案件进行了查处,但似乎缺乏震慑力。2011年震惊全国的“睡在8千万现金上的毒贩夫妻”,就从天津一家正规化学医药公司购得十几吨甲卡西酮。

  也难怪,吉林制药非法售卖仑被查处后,仅被罚款64万元,这样的处罚当然震慑力不足。要知道,强生公司仅仅因为售卖精神类药物时有虚假宣传,就被美国地方法院罚款11亿美元。

  在哪个国家都有人卖、有人买、有人用,但像中国这样公然、大肆买卖却匪夷所思。英国为了防止,在2003年全面禁用γ-羟基丁酸,用作药物都不行,而美国2000年就取缔了γ-羟基丁酸类药物。英国还规定只要持有这类药物就将面临两年监禁。美国则发起“GHB工程”,大力打击,2002年9月全面收网,在美国84个城市逮捕了在互联网上出售GHB的114人,一举捣毁了美国主要的GHB产销。

  我国香港地区挖掘网络信息,诱捕销售人员的做法也可以学习。我们只要在百度里随便搜一下,就有“琳琅满目”的犯罪线索呢。

  总之,不能买把菜刀还要登记,买却和进趟菜市场一样;不能屏蔽敏感词可以很干净,却屏蔽不了卖的。

  有道是物以稀为贵,可竟然在中国卖出了白菜价,一瓶仑少至几十元就能非法购得,足可见“得来全不费工夫”,以及其泛滥程度。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